创璟说丨资本与科技加码新制造

  • 发布时间:202019-10-24 21:22:00
  • 来源:创璟资本

20191022-23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联合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隆重召开。

会上,在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的主持下,华震家族办公室创始人陈震;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陆浦投资集团家族顾问中心总经理刘斌;京华世家助理总裁李宇明;中恒星光投资集团首席投资官,创璟资本资本投决会委员沈韬;华控基金合伙人王爱宏等嘉宾,共同围绕“资本与科技加码的新制造”的话题展开讨论。

以下为中恒星光投资集团合伙人、首席投资官沈韬与主持人的讨论内容实录。

沈韬:大家下午好,我是中恒星光的沈韬,中恒星光是一家多元化的投资集团,我们主要是基于价值投资的理念,并不太基于投资手法或者金融工具。我本人同时也兼任集团股权投资版块——创璟资本的投决会委员,创璟资本是专注于投资早期及成长期高科技类公司的VC。在我们的理念里,投资就是对世界认识的一种变现,所以我个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用最多的精力、最多的时间去通过前人的经验、自己的经验、直接学习和间接学习的方法来超越市场,认知最不一样的东西,通过这些认知寻求投资机会,谢谢大家。

沈韬,中恒星光投资集团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创璟资本投决会委员

01、中美制造业对比

焦腾:来之前我看了一下数据,2018年中国的GDP90万亿,其中制造业产生了30亿的GDP,刚好是1/3,目前制造业也是中国最大的产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我想请教一下,您对中国和美国的制造业都比较了解,因为美国过去也是制造业强国,如果横向对中国和美国制造业做比较的话,您觉得中国的制造业发展速度怎么样?

沈韬:关于中美制造业比较的问题,我是有一些观点与各位分享,可能这个话题比较有争议性。中美的制造业,前面说到老大、老二其实是GDP的规模,在制造业的规模和核心资产是不一样的。1895年美国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过了115年的时间,2010年的时候中国的制造业超过美国,今天2019年中国制造业大概是美国、日本两个国家之和。

中国的制造业规模虽然很大,但却是高度不平衡的,大家经常说大而不强,不知道多少人对大而不强有感性的认识,我给大家举两个例子:第一个,这两年听得非常多,半导体、集成电路,基本上做投资这一行的不提这个词就是没有跟上时尚。但是我不客气地说,这个领域其实中美差距不算很大,整个半导体行业也就是四五千亿美金的规模,美国人很厉害,这个领域占百分之四五十。大家有没有去关注,还有很多真正高端的制造业差距要大得多。实际上美国的航空航天业的优势甚至超过半导体行业,全世界航空航天市场有一万亿美金的产值,其中美国占60%,法国人占15%,除了美国、法国和中国以外,就没有其他国家单一的市场能占超过2%。美国那些大名鼎鼎盈利非常好的公司,从霍尼韦尔、雷神、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等正是我们要追的,回报很高的统统都是制造业公司,这是一个事实。

前面说到快与慢,金融上有一个原理叫两基金分离定理,投资决策和融资决策应该是分离的,资本快不快并不是用来考虑制造业回报快不快的基础。其次,制造业的回报真的是不快吗?什么叫回报快?无外乎两个角度,投资完之后可以更快退出,这其实是一个融资决策,是流动性的处理。另外是制造业的回报率怎么样,一个是速度,一个是加速度。而制造业恰恰是回报率最高的行业之一,美国的科技类制造业公司,平均投资回报率常年保持在16-20%的水平,中国大概8%左右。中国A股的平均上市公司数据,平均投资回报率4%左右,而大家现在特别喜欢说的服务业,从经济学来说,服务业恰恰是智力资本投入比较高的领域,所以服务业回报率天生很难追上制造业。

第三点我想说国产替代的问题,我在前两者的观点基础之上更加直接一点,我说投资是对世界认知的变现,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看似回报慢?第一,中国的产业链是非常非常不完备的,当你发现市场有一个新的制造机会,需要去做新产品的时候,你发现它的上下游是没有的,材料是不可控的,芯片是拿不到的,怎么办?只能等着这个行业慢慢起来,或者是通过其他的方式来介入,这是慢的第一个原因。拿制造业比较完备的广东来说,大疆创新是做无人机的公司,它起来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后续试图挑战它的公司在深圳创立的速度都非常快,因为那里的产业链非常完备,没有买不了的东西。

回到前面说的制造业的突破和速度,包括国产替代,我的理解非常简单,所有的事物发展都是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式,而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当条件成熟的时候,自然就会去做国产替代的事情。当你把政策、条件、产业链相应条件都准备好的时候,最后需要的就是一个企业家精神,谢谢大家。

02、科技与投资回报率

焦腾:通过AI的形式解决了供需的矛盾,过去在传统的制造业,包括机器人解决的也是需求的问题。请教沈总,咱们投的过程中有哪些最近看的比较有意思的新的和科技相关的项目?

沈韬:说到科技类,和高端制造通常是绑在一起说的,科技这个东西首先要做一个区分,是不是高科技和高技术这样的公司一定比较容易获得成功,这是一个大大的误会,投资行业有一个段子,一直说柯达到倒闭的那天都是世界上胶片技术最先进的公司,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包括技术也是,技术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不会有路径依赖的,另外一种是手艺活,特别是在军工、材料,包括有一些相关的模拟类的芯片设计,这个东西是非常多的。

2016年我们投了一个光学类的芯片公司,也是运气比较好,正好是华为国产替代产业链里面的,这个公司现在是一个明星公司,增长也非常快,我想给大家分享的不是这个案子本身有多成功,而是背后的投资哲学,它是具有可复制性的,它的投资思路是怎么刻划的。我们为什么要看模拟半导体行业,第一,很多模拟类的芯片都是在重要的大型设备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采集外部的信号,或者是物联网时代大家经常说的信号传输等等,同时它还有第二个好处,它的单品价格很低、很小,但是又很重要。这有什么意义?终端厂商不会砍你的价格。真正管过制造业的会知道,下游厂商、采购客户天天压价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举个例子,如果一台iPhone售价 650美金,它的物料成本可能就200美金左右,里面的内存、显示屏可能几十美金,这是大家天天所说的科技含量很高的领域,投资很密集的领域,但是恰恰回报率比较差。大家在A股的苹果产业链公司看到很多,给他们做陀螺仪的、做传感器的公司反而获得了非常好的回报,所以我们之前投光学的企业大体上是基于这样的思路。

有一句话分享给在座的LPGP,技术只有能巩固你的竞争优势的时候才是有意义的,否则最终的结果就是帮所有消费者提供了一个福利,最典型的就是大家能感受到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产品进步,现在每个人都用得很开心,很便宜,不像之前大哥大两万块钱一个,但实际上是,厂商是没有多少人赚到钱的。

03、畅想未来投科技和制造的思路

沈韬:我最后给大家讲一个很早的例子。 200512月份有一家公司刚刚成立,叫安华高,有多少人知道这家公司?现在是美股上市的公司,它更名后叫博通,如果它收购高通成功的话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我为什么提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是美国的一家投资公司投资主导设立发起的。讲到这里我想说一句结束今天我这部分的发言,希望中国早日有投资公司能真正意义上承担起,不只是赚钱,而是社会责任的作用,早点做出安华高、博通这样的公司,不仅带来天文数字一样的回报,而且改变了国际产业链的格局,甚至推动了人类文明社会和生活方式的发展。谢谢。

焦腾:感谢沈总给我们描绘一个非常非常让我们GPLP都很期待的愿景。

查看圆桌讨论全文,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链接: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news/80-20191023-349487.html

分享到